旷小津的山水画艺术不可能达到这样的高度,也让我对山水画的写生创作有了

作品《秋韵》参加中国美术家协会举办的迎澳门回归展获优秀奖。1999年参加联合国在纽约举办的国际第三届“金鸡奖”书画大赛获银奖,同年作品《荷塘新水立多时》入选中国画三百家展览并获中国美协举办的二十一世纪中国画澳大利亚展铜奖,先后赴澳大利亚、美国、法国、德国、比利时、荷兰、瑞士、意大利、卢森堡等国家举办展览并进行学术交流活动。2002年在广东揭阳举办个人画展,出版有个人画集,部分作品被国内外艺术馆博物馆收藏。2005年被国家科技奖励办授予优秀艺术家、中华文化艺术学会执行秘书长。2013年被敦聘为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荣誉院士、客座教授并颁发骑士勋章。

写生时对于有特征的景物更需特别描写,如此才能体现出地方特点。比如对树木的描写,因其地理环境与条件的差异,花草树木也会呈现出不同的地方特征,在素描与速写时,不能忽视这一富于变化的特征。

《苦瓜和尚画语录》载:“山川脱胎于予也,予脱胎于山川也。搜尽奇峰打草稿也,山川与予神遇而迹化也,所以终归之于大涤也。”
图片 1
搜尽奇峰打草稿 局部(国画) 清代 石涛
原标题:“搜尽奇峰打草稿”的习画状态  《苦瓜和尚画语录》载:“山川脱胎于予也,予脱胎于山川也。搜尽奇峰打草稿也,山川与予神遇而迹化也,所以终归之于大涤也。”  “搜尽奇峰打草稿”是清代画家石涛在书画创作中所身体力行的一种创作观点,同时也是其代表作品之一。他的书画作品之所以能有大成,离不开他身体力行的这句至理名言。他对于艺术主张应该多搜集素材,多观察事物,手摹心记,在大自然当中不断提炼自己的艺术表现手法,总结艺术规律,进而形成自己的艺术风格。以“搜尽奇峰”不辞辛劳的写生创作态度,在“打草稿”的过程中逐渐提炼自己的艺术语言,最终达到“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至高境界。这也是石涛游历大江南北在奇峰怪石中“山川与予神遇而迹化”的悟道。由此,也让我对山水画的写生创作有了“游之、记之、悟之、写之”的创作感悟。  首先,“游之”是学习山水的一种方法,如果我们看到一个地方的美丽风景,就马上用“所见即所得”的方式把看到的风景机械地描绘到画稿中,这不是中国山水画的写生方法。我们首先要学会“游之”。作为学习山水画不可或缺的第一阶段,我们在山水之间行走游历,是贴近自然,了解自我的过程和方式,也是一种学习状态和抒发。其中承载着对自然的妙悟,也是对“本我”的一种再现,是让人沉醉于其中的过程。  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欧阳修在《醉翁亭记》中就有:“若夫日出而林霏开,云归而岩穴暝,晦明变化者,山间之朝暮也。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风霜高洁,水落而石出者,山间之四时也。朝而往,暮而归,四时之景不同,而乐亦无穷也。”诠释了“游之”的乐趣和真境界。  深入生活、深入自然为的是让我们能够更为细致认真地观察花草、山水、江河、林木的特征。我们在俯仰向背之间,可以或高或低、或远或近地从不同角度把握山林的地貌特点,以及当地自然的独特性。只有对其特征全面了解和把握,作画才能真正做到心中有数、胸有成竹。  “记之”则是一种状态的体现,应该是记忆和记录的过程。每每经过一处山水景胜,许许多多的景物会映入你的眼帘,它们的新鲜感吸引着你,而创作灵感和激情更易于呼之欲出。这时你需要对它们做细致的记录,对其形象特征速写之,对其复杂而重要的特征进行重点和结构上的特写。“写之”的形式不求完备但求翔实,特别对于亭台楼阁、水榭园林等,需结构清晰、透视严谨,这才是你搜集整理草稿的草创阶段,而此时的工作量也是非常大的。  写生时对于有特征的景物更需特别描写,如此才能体现出地方特点。比如对树木的描写,因其地理环境与条件的差异,花草树木也会呈现出不同的地方特征,在素描与速写时,不能忽视这一富于变化的特征。  中国山水画追求超然物外的精神性因素,然而,绘画的标准是多元的,尤其在东西方审美精神意趣的共同作用下,如何去写生创作,怎样是国画艺术的最好表达,对于每一位画家来说本身的理解也不尽相同。但只要是用心去表达自我,去抒发自我对笔墨、对文化的理解,则都可以看作是好的本体的最佳表达和追求。  “游之”“记之”是对物象特征的记录、记忆,“悟之”则是对事物的分析、思考和概括提炼,需要去芜存精,深思熟虑。“悟之”是由客体到主体,由外而内反映主观意念的精神升华,经过对景物的艺术处理和加工,使山水画的主体上升为理想的人文追求。  “写之”则是对于“游之、记之、悟之”过程的最终总结和归纳,只有前边三个方面准备充分,才能得“写之”之乐趣,“写之”是得心应手,自我抒发的最佳体现,以笔墨为载体表达自我,感受自然万物的精神所在。  “写意精神”是中国传统文化的追求,中国画中“笔墨”非“写之”不能得。“写”看似技法,实则是对“意境”的把握。“六法”的标准既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写意精神”的最好诠释,也是中国传统文化哲学思想的最好体现。

黄铁山

《苦瓜和尚画语录・山川》・清・石涛

“游之”“记之”是对物象特征的记录、记忆,“悟之”则是对事物的分析、思考和概括提炼,需要去芜存精,深思熟虑。“悟之”是由客体到主体,由外而内反映主观意念的精神升华,经过对景物的艺术处理和加工,使山水画的主体上升为理想的人文追求。

湖南省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

得天趣者妙法自然

搜尽奇峰打草稿局部(国画)清代石涛

中国美术家协会水彩画艺委会名誉主任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欧阳修在《醉翁亭记》中就有:“若夫日出而林霏开,云归而岩穴暝,晦明变化者,山间之朝暮也。野芳发而幽香,佳木秀而繁阴,风霜高洁,水落而石出者,山间之四时也。朝而往,暮而归,四时之景不同,而乐亦无穷也。”诠释了“游之”的乐趣和真境界。

石涛在他的《石涛画语录》里,提出了山水画家安身立命的根本之道:山川使予代山川而言也,山川脱胎于予也,予脱胎于山川也。山川与予神遇而迹化也。旷小津的山水画艺术正是在和太行山、张家界的自然互为脱胎中神遇迹化,才达到了他新的艺术高度。太行山的雄浑博大,张家界的神奇壮丽已经和他的山水画融为一体了。当今中国山水画坛真正能代山川而言,为祖国河山立传的画家已经不多了,所以旷小津的艺术探索就显得特别可贵!他之代山川而言,绝非照本宣科的再现和复述,而是以精到、深邃的艺术语言表现了山川的本质和精神。无疑,他的艺术语言是传统的:在他的山水画里,有宋画的气度和分量,有黄宾虹干裂秋风的风骨和润含春雨的华滋,有李可染的厚重和光感,甚至有贾又福的深沉和神秘,有白庚延的幽邃和大气,没有这种种借鉴,旷小津的山水画艺术不可能达到这样的高度。但他的艺术语言又是现代的:他大胆地打破了传统山水画的范式,以饱满塞迫的构图,平面构成的图式和虚拟的色彩别开生面地确立了他山水画的当代特征。他的艺术语言还是个性化的:他虽然学习借鉴前人传统,但决不为他人所役,而是努力创立自己的我家我法,他的基于太行山、张家界山石结构和气候特征而发展形成的新的马牙皴、斧劈皴和画面云气弥漫的虚实相生、对立统一,形成了旷氏山水独特的图式特征,使他昂然自立于中国当代山水画坛。我相信这个展览会给我们良多的启迪,祝画展圆满成功!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