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是画家以形媚道的过程,2004至2005年在中国国家画院龙瑞山水画高研班学习

图片 1

图片 1

  陈仕彬

  

郭游,男,汉族,

  书画之妙,当以神会,难可以形器求也。世观画者,多能指摘其间形象、位置、彩色瑕疵而已,至于奥理冥造者,罕见其人(《梦溪笔谈》卷十七)。900多年前,郭熙《林泉高致》诞生的时代,沈括发出了这样的感叹。历史进入二十一世纪,当代人却与山水画隔膜颇深。

卢禹舜 静观八荒系列一 13668cm

生于1957年9月,玉溪江川人。

  以形媚道

  (一)

1982年4月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版画专业,2004至2005年在中国国家画院龙瑞山水画高研班学习。

  圣人含道暎物,贤者澄怀味像。至于山水,质有而灵趣作为中国画特质的决定和理性的起点(陈传席《中国山绘画史》),宗炳的《画山水序》提出山水画创作过程是画家畅神的过程,更是画家以形媚道的过程。山水画,从真正诞生之时起便与中国哲学中最核心的道的精神紧密相连。

  华夏收藏网讯
客有歌于郢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国中属而和者数千人;其为《阳阿》、《薤露》,国中属而和者数百人;其为《阳春》、《白雪》,国中属而和者不过数十人;引商刻羽,杂以流徵,国中属而和者不过数人而已,是其曲弥高,其和弥寡(宋玉《对楚王问》)。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儒家的道德感悟是与山水连在一起的。《礼记中庸》云:天地之道,博也,厚也,高也,明也,悠也,久也。正是以山高水长来形容仁爱之道。同时,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所以,孔子心目中的理想境界是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论语先进》)。

  卢禹舜先生的山水,是对中国传统绘画一种超越式的构建而走向逍遥的心灵艺术,一种寓心于景的人格山水,一种笔墨体验与心境体验的完美契合,一种意象与境界的高度统一,其雅正的古典特质,浓郁的现代气息,共同构成了中国当代山水画坛上的一道绝胜的风景。

中国版画家协会理事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以老庄思想为核心的道家哲学更是崇尚自然山水。

  而对于欣赏者而言,面对卢禹舜的煌煌巨作,进入其笔墨营造的精神气场和心灵烘托的意象空间,它的神秘玄奥的门径在何处呢?究其根本,绘画,包括任何一种艺术形式都自有其深厚的文化背景,是一种对文化精神的独特诠释,一种浓缩的文化精髓,其称名也小,其取类也大,何故?道在其中。

云南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人与自然的关系是一种心灵相照、气息相通的所谓天人合一的关系。韩拙《山水纯全集》中认为:默契造化,与道同机。而庄子心目中的神人居藐姑射之山,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则更是一种心游万仞的自如之境。老庄哲学,成为中国山水画最重要的哲学基础,历代山水画家几乎无一不受其影响。

  中国绘画史上,有两篇最早的山水画专论,一是南朝宋人宗炳的《画山水序》,另一篇是稍晚于宗炳的王微所写的《序画》,他们二人都在文章中阐述了山水画的本质取向与终极旨归。圣人含道映物,贤者澄怀味象、山水质而趣灵、夫圣人以神法道,而贤者通;山水以形媚道,而仁者乐,不亦几乎(宗炳《画山水序》)图画非止艺行,成当与《易》象同体(王微《序画》),而后各自参悟并向世人解读了山水与道、山水与人的关系,以一超直入如来地的方式,道出了山水创作以道成艺成、道艺合一为最高境界的个中真谛。

云南美术馆副馆长

  将空理与山水融合起来进行阐发更是中国佛教和禅宗的一大特色。佛教徒们性好山泉,多处岩壑(《高僧传》)。建于深山之中的寺庙,已经成为中国山水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而对山水的亲近,不仅有利于僧人们的修悟,也是他们具有较高审美感受力的表现,于是中国山水画史上,便有了王维和诸多卓越的画僧。

  道者,万物之奥、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廖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强之曰大。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故道大,天大,地大,王亦大。域中有四大,而王居其一焉。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缘起于人与自然的原始亲和关系,天人合一,作为中国文化的核心智慧,中国文化的道,映射着古代贤哲的运思趋向与运思特征,已然成为中国文化的标志性思想。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