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从引碑入草开始说起,同的是称沈曾植大器晚成

图片 9

图片 1
内容概要:今年1月14日,是著名书法家曾景充先生逝世三周年,作为他的学生和女婿,我终于有如释重负的感觉了:我花了两年时间筹建的曾景充艺术馆落成了!
今年1月14日,是著名书法家曾景充先生逝世三周年,作为他的学生和女婿,我终于有如释重负的感觉了:我花了两年时间筹建的曾景充艺术馆落成了!然而,大量的资料整理工作远远还没完成。在整理中,我每每有被震撼的感觉。虽然我从上世纪80年代就已经进入“孜艺楼”(他的斋号)学书法,前后写过关于他的文章不下十多篇,自问对他的了解不算浅。然而,在整理他的“故纸堆”时仍会有“新发现”。上世纪50年代,他已经开始在报刊上发表书画作品,他的一幅反映工人生活的水彩作品还得过全国工人美术二等奖;60年代,他已经临摹了赵孟頫和何绍基的作品整整有十多册了!当时由于名家碑帖出版的还不多,加上经济的原因,不可能都买新的,于是,他用双钩临摹或者晒蓝图等方法复制了一大堆碑帖或者名家手迹,现在都装在几个蛇皮袋里面。到了“文革”的中后期,他先后在黄埔建港指挥部和青年文化宫的宣传部门工作,时间相对多了,于是,成果更加显著。我找到这个时期的临摹本多达数十本。他按隶书、魏碑、行草等书体来分类,编成《隶篇》、《魏珍》、《草珍》等等,各有5到10本左右。严格来说,临摹本的说法不准确,其实他是在自编书法字典。例如,同一个字,隶书碑帖里有十多种写法的,他一一临摹下了,剪贴到旧杂志上,按部首编成册。而且临摹是一丝不苟的,临得不好不能入选。他的女儿、我的太太小敏回忆说她小时候经常为父亲贴这些字,有时酷暑时节,他干脆“赤膊上阵”,在案上大汗淋漓地临个不亦乐乎。然后把好的剪下来让女儿贴上去。我粗略算了一下,总共60册,每册约25页,每页50字左右,也达75000字啦!而这些都是大浪淘沙选出来的!此外还有数十本集某家某碑帖的字写成对联或者诗词的。
该重点说一下他编的《草珍》。我发现每个字例的编写中,都是把临摹晚清沈曾植(号寐叟)的字摆在前面。这当然不奇怪,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是沈的忠实拥趸,大量临摹过沈的东西。他曾经讲过一个故事:“文革”期间,“臭老九”都靠边站了,包括著名的古文字学家容庚先生,但曾景充仰慕容老的学识和为人,所以不避嫌疑,经常到中山大学找他讨教,看他的书籍和藏品。尤其是看到沈曾植的真迹,就爱不释手,有时会借回家临摹。容老看到他临摹得越来越像了,有一次,拿着一幅沈的真迹对他说:“这件作品你拿去,不用拿回来了。”曾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开始还想推辞,后来容老说:“你临得这么好,应该奖励你的。”他才感动地收下。难怪上世纪90年代中,香港中文大学中文系主任常宗豪先生请曾景充到该校讲学时,称呼他是“翻生沈寐叟”!现在,我才真正领悟到,大师是这样炼成的!可贵的是,他并不一味地满足临摹,而是用心去理解、比较,然后上升到理论层面分析。往往编完一个系列后,他会整理一篇文章,放在册子后面。例如,在《草珍》后面,他用非常精美的蝇头小字写了一篇2000多字的论文《草书简论》,对各家各派的草书进行系统的梳理分析,并对如何写好草书提出非常实用的训练方法。更难得的是,对各大名家,哪怕是他最崇拜的沈曾植,他都有具批判性的评价分析,指出其不足和解决的意见。古人用“皓首穷经”来形容以前的书生一生的追求,现在改用“皓首穷书”来形容曾景充对书法的痴迷并不为过。近年来,我不时也会搞些书法展览,出些个人书法集,但现在感到汗颜了:对比曾老师,自问自己做了他百分之一的功夫都还没有,就迫不及待地来表现,是不是过于浮躁了?当然,这已经是题外话了。现在当务之急是好好整理他留下来的宝贵遗产,从中学习,同时让更多的人获得启迪。

图片 2

沈曾植书法:今日天骄识凤麟作者 管继平
清末民初的海上书坛,大师云集。他们不仅在书艺上泼墨飞翰、独树一帜,而在诗文学问上也个个称得上是非凡了得的“硕儒”。如博古通今、学贯中西的沈曾植(寐叟)先生,就是其中一位无法忽略的著名学者、书法大家。
写文人书法,我觉得有两种文人颇难着手:一种是虽有文名,但从不闻其书名,而且所见书法甚少,相关书法的文字资料更少,所以要想研究评说简直无从人手;而另一种又恰恰相反,即文名大书名也大的重量级大师,查起资料来无论是关于他学问还是书论,均能连篇累版乃至汗牛充栋。因此,背景资料太多,看得你老眼昏花,也同样会令人感到无从人手。沈曾植先生无疑就属于后者。来源书法屋,书法屋中国书法学习网。
沈寐叟先生学问淹博.著述宏富。年少时于学无所不窥,后专治辽金元三朝历史、边疆历史地理及中外交通史事,所作均有新解。他在参加乡试时,有关舆地的答卷为翁同龢所激赏,视为通人。洋务派张之洞对沈也极为器重,称之为“凤麟”,并有诗赞日:“平原宾从儒流少,今日天骄识凤麟。”可谓评价甚高。

问题:李志敏是北京大学资深教授,与沈尹默合称北大书法史上两巨匠,与林散之并称南林北李。其枯笔连绵和散点书,均具有开创性。

图片 3

沈曾植(1850-1922)字子培,号乙庵,晚号寐叟,浙江嘉兴人。他博古通今,学贯中西,以“硕学通儒”蜚振中外,誉称“中国大儒”。光绪六年进士,历官总理衙门章京等职。1901年任上海南洋公学监督,改革旧貌,成绩卓著。他也是书法大家。早精帖学,得笔于包世臣,壮年嗜张裕利;其后由帖入碑,熔南北书流于一炉。沈曾植的书法艺术影响和培育了一代书法家,如于右任、马一浮、谢无量、吕凤子、王秋湄、罗复堪、王蘧常等一代大师皆受沈书的影响。

图片 4

回答:

说到王羲之,人们想到的第一印象自然就是他那“书圣”的身份。王羲之出生在名门世家,而且家中的长辈,像父亲王旷,伯父王导、王虞、王敦都是精通书法的大家。虽然父亲早逝,王羲之被寄养在王导家中,但是他还是拥有优越的生活以及优异的学习环境。少时的王羲之师从女书法家卫夫人,后来又受到王虞的指导。加之其后来游览名山大川研究前人书法家的作品,令其能够集众家之长开创出一种新的格局。

你再读十年书,跟我谈书法还差不多

沈曾植书法西条屏

谢谢邀请

王羲之雕像

沈曾植

然而除了文史学问外,沈曾植的书法也同样堪称大家,承前启后,继往开来,被誉为是现代章草书法的开创者,备受推崇。如与他同时代的康有为,虽一贯自负,但遇上沈曾植,还是会“礼让三分”。有一段轶事颇可印证,说当时清末“四公子”之一吴保初的墓志铭,章士钊(行严)原想请康有为代为书写,不料康氏却一再婉拒,并说:“寐叟健在,某岂敢为?”后经行严先生协调,于是最终成了由康有为撰文、沈曾植书丹的合作项目,传为文坛一佳话也。沈之书名,由此也可见一斑矣。
说起寐史的行草书法,章士钊评为“奇峭博丽”。康有为则评论道:“若其行草书,高妙奇变,与颜平原、杨少师争道,超轶于苏黄,何况余子。”并在与朋友的一次酒会上放言:“当世书家以曾植为冠,其次则区区我也。”大有谢灵运当年评曹子建“才高八斗”的气概。按康有为的个性,能如此当众服膺沈寐叟,倒让人颇感意外,只是他酒席上语不知当不当真?不过,有一个事实是,康有为的《广艺舟双揖》,倒确是在沈寐史的劝导下著成,这从一个侧面也可反映出康氏对寐史先生推崇有加并非虚言。
前些时我借道嘉兴,忽而想起了寐叟先生,故几经寻访,终于找到了姚家棣二十一号的沈曾植故居。在市中心边的一个小巷,闹中取静,游客也极少。这是一座有点类似四合院式的晚清古典建筑,中间有个不太大的院落,杂树三五。闲适而幽雅。那里有沈寐叟的生平资料、著述手稿、书法墨迹等,还有康有为题写的楹联以及王建常所题的匾额。关于沈氏书法,有一段评论给我较深印象,说:“书法家的字求法。画家的字求趣;学者的字有书卷味.碑学书家的字有金石气:帖学书家的字滋润丰腆肌理。唯寐叟翁(沈曾植)全有,故能兼美。”来源书法屋,书法屋中国书法学习网。
沈曾植先生的书法,取法广泛,融汉隶、北碑、章草为一炉。其早年精研帖学,后受包世臣的影响,筑基于碑学,博采众长,并以碑派书法参人黄道周、倪鸿宝的方折笔势.铸成其雄奇万变、个性强烈的草书风格。沙孟海先生在《近三百年的书学》一文中说:“(沈)晚年取法于黄道周、倪元璐,兼两家之长,一生功夫,尽工钟繇、索靖,所以变态极多,专用方笔,翻覆盘旋,游龙舞凤,奇趣横生。”
尽管沈寐史的章草书法独树一帜,横空出世,生拙奇崛,然而,就笔者个人的审美取向来看,倒并不太喜欢他那过于生硬的造型。甚至,如沙孟海先生所赞誉的“翻覆盘旋,游龙舞凤”之辞,却正是我以为沈氏法书演绎得“过头”之处。曾农髯有句评寐史书法语:“工处在拙,妙处在生,胜人处在不稳。”所谓“不稳”,其实就是险峻。或许,也只有像沈曾植这样学问通透的实力派大家,方能自如驾驭那一支如椽巨笔左冲右突,然后之继武者则鲜有其人,万万不可学或者也学不了他那样的险势。
除了历史、地理、文学外,沈曾植先生于哲学、佛学、医学等都有高深的研究。虽然他的书法和他的文名、诗名可谓并重一时,但毕竟也只能算是文章余事耳。王蓬常先生在《忆沈寐史师》一文中说:“先生生前先以书法为余事,然刻意经营,竭尽全力,六十四岁后始意写字,至七十三岁去世,用力极勤,遂卓然成为大家。”
辛亥革命后,仕途失意的沈曾植隐居上海的海日楼,以吟咏书画、校藏图书遣日。当时新闸路上的海日楼,往来名家甚多,如郑孝青、王国维、罗振玉、李瑞清、张元济等都是其座上宾也。据说海口楼中的四壁、桌儿上全是堆满的各类杂书,书高数尺,进门而不见其人,非得高喝一声,方能见到沈曾植先生突然不知从哪个角落的书后探出身影来。有一册《海日楼书论》,就是沈氏平日读书、读碑帖以及评介前人的砚边札记,其中不少是涉及书法的经典妙语,比如,他说:“楷之生动,多取于行。篆之生动,多取于隶。隶者,篆之行也。篆参隶势而姿生,隶参楷势而姿生,此通乎今以为变也。篆参搐势而质古,隶参篆势而质古,此通乎古以为变也……”他以治学的方法论书,评点古人、总结经验、探求规律,显示了沈曾植先生极高的学识天赋和独特的书学理念。来源书法屋,书法屋中国书法学习网。
沈寐雯先生是个在临终前数小时仍握笔挥书的老人。晚年的他心情抑郁,以诗书自娱。并于一九二一年正式在上海鬻书自给,以解生计之困。凭他的文名和书名之盛,“海内外辈金求书者穿户限焉”。用现在的话说,求书者都带好润金.把他海日楼的门槛都踏烂了。可惜,这样的好景不长,仅一年沈老就下世了。

先从引碑入草开始说起:

也许有人会说后来有很多书法家也取得了很高的成就,难道就不能取代王羲之吗?这样就要从王羲之书法的特点和整个书法发展的历史来看了。其实中国的汉字发展过程中,是有几次重大的变化的,其中一个无论是广度还是深度影响都很大的一次就是秦汉之际篆书向隶书的转变。在先秦是篆书系统的天下,是象形的字。而从西汉开始转为象意的隶书,这其中的变动自然是很大的。在隶书系统刚开始的几百年中,虽有钟繇的楷书和张芝的草书,但他们都是比较初级而质朴的阶段,正真意义上的书法艺术觉醒并没有达到。这种状态到了王羲之那里,才有了质的变化。

––

什么是引碑入草呢?

我们知道书法目前分为两大派别,一个是以二王为主的“帖学”,一个是以汉魏碑刻为主的“碑学”,所谓的“引碑入草”就是把魏碑的用笔融入到帖学的草书之中,这听起来是一个很好的学习书法的方向。到现在也有很多的书法家朝这个方向努力,做着各种探索,也有的书法家想把帖融入碑学。总之,碑帖的融合是当今书法的主流,现在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门户之见。
图片 5

于右任草书对联:飞龙戏海,舞鹤游天。

王羲之的确师从前人,不过并没有循规蹈矩只是一味的模仿前人。在吸收了众家的长处后,自行消化。王羲之书法没有刻意安排的痕迹,完全是自然而为的。他的书法正好符合中国人的对于美的审视理想,字体姿态丰富而不张扬,冲和雅致,刚柔相济,体态丰盈又不失法度。所以世人愿意尊其为“书圣”。

因为嫌弃康有为太爱说大话,沈曾植对他这个曾改写中国历史的小弟康有为说:“你再读十年书跟我谈书法还差不多!”康有为也不恼火,只是“惭而退”。

最早引碑入草的书法家是哪些人呢?

其实从清代末年开始,碑学开始流行的时候,碑帖融合就已经兴起,只是学碑的和学帖的书法家都不愿意承认,因为这些学习和推崇魏碑的书法家本身以前就是学帖学的,他们后来学了碑,并不代表把帖学全都忘记了,那个时候草书和碑已经开始融合了,比如著名的书法家何绍基、赵之谦等等。

民国的时候,于右任算是主动进行“引碑入草”的代表人物,他的碑帖融合达到了一定的高度,这个是公认的,现在有不少人在学习他的书法,他把碑和帖结合的恰到好处,既有碑的厚重,又不失文人的气息。

另一个“引碑入草”大书法家就是林散之了,他就是二十世纪的书法家,他在书法上的地位和水平都是当时一流的。
图片 6

林散之草书:白日依山尽…

王羲之的成就

沙孟海先生在《近三百年的书学》中把沈曾植的书法列为“帖学”的殿军人物,称“他是个学人,虽然会写字,专学包世臣、吴熙载一派,没有什么意思的;后来不知怎的,像释子悟道般的,把书学的秘奥一旦豁然贯通了”。这与王蘧常先生在《忆沈寐叟师》中称“先生生前先以书法为余事,然刻意经营,竭尽全力,六十四岁后始意写字。至七十三岁去世,用力极勤,遂卓然成为大家。”
二说大同小异,同的是称沈曾植大器晚成,不同的是一说沈中年之前“没有什么意思”;一说是“刻意经营,竭尽全力”。据沈曾植的生平经历来看,王说更接近些。据沈曾植自称晚年书画之缘始自光绪壬寅辞去南洋公学监督后,重入都门时。

关于李志敏的“引碑入草”

对于他我并不是很了解,但肯定不是“引碑入草”第一人,也没有填补20世纪草书空白,在网上查了一下他的作品,确实是碑帖结合,可是我觉得结合的不是很好,有点过了,太野了。
图片 7

李志敏草书:风云三尺剑,花鸟一床书。

个人见解,欢迎讨论,谢谢点赞,感谢关注。

回答:

引碑入草入行

图片 8回答:

我对书法知之不多,尤其是草书,更是只愿欣赏、绝少评价!但既然问到了,我就谈谈自己的看法吧!对李志敏先生的草书,我是非常崇拜的!在我看来,李志敏先生和林散之先生,是当代草书两个集大成者,素有“南林北李”之誉。林散之先生草书颇具飘逸之美,李志敏先生草书则显苍茫之劲,可谓风格迥异,刚柔相济,并称大家。李志敏先生遍学历代书法大家,倡导“碑帖结合”,“引碑入草”是他的一生最大贡献。他写草书走“纯草”的路数,很少夹杂行书结体,类似怀素拓片《大草千字文》,但不同的是李志敏先生的草书更为凌厉,带有碑所特有的厚重、骨力和气势。历来草书是连绵线的艺术,而李志敏的草书却是“点”的艺术,每个线段都有“缩线变点”的趋势,整体看一幅作品就像是点的舞蹈,所以有人称李志敏先生的草书是“散点派”,这在中国草书史上是绝无仅有的,具有开创性的突破。

可是,由于李先生虽是草书大家,却很少宣传自己,只是一味的致力于书法艺术的研究和实践,致使大多数普通人对其知之较少,这也不得不说是一件憾事吧!但我相信,瑰宝毕竟是瑰宝,是掩盖不住其光辉的!您说是吧?

回答:

关于李志敏先生我不是很了解,但是引碑入草确是一件很值得探究的事。草书挥洒自如,流美灵润,巧妙多姿。但若能加入碑的金石气,会使草书作品更为可观,
增加了草书的凝重、朴厚、斑驳、 苍古之气!
图片 9犹如老树生耳,勃勃生机!

回答:

关于引碑入草,清人何绍基,赵之谦,沈曾植都已实践且成绩卓然。至民国于右任更是集其大成,碑味草书开创新境。李志敏引碑入草实已人后。李某以前不曾闻,今观其水平不过介于二流三流之间。现屡炒作,极有可能是拍卖商家所为。

回答:

一,什么是引碑入草?

在中国的书坛上,历来有两大体系,一是碑派,一是帖派。近代许多人要将两派融合,即碑帖结合,但难度相当大。上世纪七十年代北京大学资深教授李志敏先生经过多年探索,把魏碑的关键笔法和特点融入狂草之中,使狂草的笔画更具骨力,章法更有气势。这是自张旭怀素开创的连绵体狂草以来一种风格全新的体式,因此填补了二十世纪中国狂草史的一项空白。这种把魏碑的关键笔法和特点融入狂草的做法就是引碑入草。

二,为什么说李志敏先生开创的引碑入草填补了二十世纪中国狂草史的空白,它的独道之处在哪里?

一是,在笔法上融入了魏碑方圆起笔的用笔方法,並将许多弧度变成了锐角,此外还用”化线为点”的笔法增加线条的力度。”化线为点”就是将线条的两端顿笔,中间飞白,这样就将一条线变成了无数大小不一不规则的点,大大增加了点画的力度。这些用笔方法就使以往平滑的线条变化多端,从而使流畅的狂草变得跌宕起伏,多彩多姿。

二是结体上由”以形取势”为“以势带形”。传统草书的结体方法是根据字形来确定结体的走势,引碑入草后却是依据气势的走向组织结构,这就便于实现空间的随意性摆布,也就更能展示魏碑的气势和风骨。

三是在章法上打破了传统单一取势的做法,将传统以“字连”为主的取势方法变为以“体连”和“势连”为主。同时辅以”左高右低”或”左低右高”的字态,加强了对比呼应。

四是墨法上吸收了魏碑的饱墨入纸的特点,饱墨入笔,枯笔连绵,纵横使转,大浓大枯。有时一笔下来连绵十几个字,这是狂草史上的奇迹。

回答:

李志敏引碑入草,其狂草当代第一,无人望其项背,具有很高的学术性和艺术价值。

回答:

勿以人云亦云!我看李志敏书,字迹斜歪,形不规范不易识别。功力不及舒同和武中奇!

回答:

笔法凝重,气势厚重,有值得观看

回答:

碑帖融合,古已有之。引碑入草者不乏其人,当推何绍基、于右任、武中奇为翘楚,李志敏等而下之。

对于王羲之的认识,大部分人只停留在《兰亭集序》上,的确这篇天下第一行书,是王羲之在向世界宣告自己书圣地位的强力手段,王羲之的成就大多离不开他的书法作品,他的草书、行书被后人模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