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家郭海平说,《城市画报》报道郭海平和他创办的南京祖堂山精神病院艺术病房

图片 2

图片 1

南京中国首个精神病人艺术中心迎来首批画家

3年前,在他的艰辛推动下,南京祖堂山精神病院成立了全国第一家艺术病房。那时的郭海平半疯半魔,他谈论着世俗力量对精神病人的否定,那时的计划是成立一家民营的精神艺术疗养院。很快,精神病院里的艺术病房关闭了,一块石头惊起的涟漪很快平静,郭海平的11个精神病朋友依然沉陷在没有希望的病房中。

也许对于一个艺术家来说,疯狂是个司空见惯的标签,但为了解精神病人的内心世界在精神病院住了三个月,郭海平似乎疯的就有点过头了,如果没有他的疯狂,我们也许永远也看不到这些来自天上的作品

郭海平:艺术是对精神最好的治疗。病人们在创作过程中,自己的潜能受到了激发,这是—种自我的修复和自然的治疗。现代精神病医学太强调医学干预,这不仅是对精神病人的歧视,也是对人生命的歧视,非常无知和野蛮,他们把科学当成了宗教,后果非常严重。今天人精神的问题就是越来越远离生命本体和自然,太社会化了,艺术是—种最古老的治疗手段,它帮助我们找到自我和自然。人之所以“疯掉”,就是因为压抑,情绪没出口,结果在忍无可忍中失去控制,这就是疯狂,这就是自然力量的彰显。只要内心的力量寻找到抒发的出口,就能获得平衡,“病”也就会好转。在艺术创作的过程中,很多负面的情绪会在形象化的过程得到消解和升华。最直观的例子是张玉宝,来我们中心驻场创作前,因为不自信和药物治疗而严重佝偻,见人不敢说话,看人也是偷偷瞄一眼迅速移开视线,但是画画3个月之后,他也开始挺直胸脯走路,可以直视着人的眼睛说话——这难道不是进步么?难道人都要弯腰驼背、斜眼看人,那才是“健康”?

也有很多质疑的声音。有人说现在这个社会,凡事都讲究回报,人都是趋利避害的,没有好处你为什么干这个?

图片 2

艺术到底能否治愈人类的精神问题?郭海平做过大量的实验和论证。艺术治疗是一种自然治疗,它是人生命自我保护的防御机制,正如人受到疼痛刺激会喊叫一样,这种喊叫可以起到警告和缓解疼痛的作用,今天的人之所以天生具有用艺术保护和医治自己的能力,这是我们的祖先在几万年的实践中不断积淀的产物,它留在人的潜意识之中,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们如何激发和应用这种潜能,艺术与任何药物一样,如果不善于应用它也会产生毒副作用。

 

中国首个精神病人艺术创作基地将在南京开放

郭海平:我们都是天子

在这些精神病人的作品中,郭海平感受到了他们心灵深处的东西,不仅仅完成了研究与收集,更让他看到了艺术的真相、人的真相和社会的真相。用艺术来表达自己精神世界的方式方法是人的天性。比如说儿童喜欢画画,你给他纸和笔就可以了,不需要任何引导。我们的社会化教育后来扼杀了这种天性,实际上扼杀天性的方式方法才是一种专业,人一旦丧失了这种天性,便和自然和自己的心灵失去了联系,这时人便会失魂落魄,孤独、寂寞、空虚和堕落。其实,艺术是人生存发展不能缺乏的重要手段,但失去了与自然和心灵天然联系之后,这时的艺术其实都是些徒有艺术形式虚名的伪艺术。

艺术是对精神最好的治疗

他将精神病人与艺术联系在一起,不仅仅完成了研究与收集,更看到了真人,看到了真相。画家郭海平说:他们是我的上帝,我见到了真正的自由、自然与生命的意志。

杜布菲、郭海平挖掘艺术疯子:因为病了,所以无畏

原生艺术是一面镜子

记者:“原形”艺术中心的作品,有什么挑选标准?

郭海平:让艺术为我们招魂

郭海平:像信仰一样正视疾病

郭海平

记者:艺术创作对于情绪不稳定的精神病人,是有益,还是危险的?

2010年11月8日,郭海平创办了中国第一个精神病人艺术研究基地南京原形艺术中心,曾经的梦想变成了现实。当郭海平在南京市建邺区民政局拿到了对南京原形艺术中心成立的批文时,他给所有关心此事的朋友发短信:批文拿到了。其中一个朋友回信说:再不成,大家都成精神病了。而此时的郭海平却如此平静,抬头想想自己的经历,说了声:这就是命运。

郭海平:让艺术为我们招魂

2010年,郭海平带着自己的梦想,艰难中创办了中国第一个精神病人艺术研究基地南京原形艺术中心,也将精神病人的原生艺术再一次展现在公众面前。南京原形艺术中心是我国第一家以挖掘、收藏、研究和推广精神病人艺术为主的非营利性专业机构。精神病人艺术的研究,在西方已经有百年的历史,而在中国才刚刚起步。用郭海平的话说,这个机构的成立标志着一个被长期忽略和遮蔽的精神原形开始进入中国公众的视野,它们将给我们这个社会带来重要的启示。建这个艺术中心最大的意义,就是第一次在中国打开本土研究的大门。希望社会各界都能正视它,不带偏见地看待非理性的姿态。给非理性、疯癫一个平台、一个平等的机会,这与每一个人都有非常直接的关系。

 

郭海平对异想天开这个展览名称有着自己的解释,他说:只有异想才能打开天空和自然。异想天开是中国的一个成语,通常情况下,这个成语又总是会与脱离现实、痴心妄想等联系在一起,以至于一提到异想天开,大家都不会有什么好感,这是因为中国文化教育历来都教导国民要务实和脚踏实地。但好就好在艺术可以例外,而且还常常鼓励人们去幻想和超越现实,从而达到人们从现实重压中解脱出来的目的。所以,当我们将LSquo;异想天开、痴心妄想、胡思乱想与艺术联系在一起时,我们反而会觉得异想天开是一种难得的体验。也许正如郑板桥所说的难得糊涂以及梵高所说的我越是神智分裂,越是虚弱,越是能进入一种艺术的境界。

艺术家精神病院搜梵高四川病友素描200元成交

在郭海平看来精神问题是一个社会问题。宽容、开放、多元化是后工业社会的基本文化诉求,中国今天也进入到后工业的信息化社会,但对待人的精神却依旧采用农业社会的那一套方式方法,这种文化上的滞后必然会严重威胁到人的身心健康,同时对于社会的和谐发展同样也是一种威胁。如果说精神病人与常人有什么差异,这就是他们的世界观、价值观、思维表达方式,但我们不能因为这些差异就给他们贴上精神病人的标签,这在国际学术界是存在很大争议的,为此,西方一批精神病学家甚至成立了反精神病学派,这个学派的主张对于改善西方精神疾病的诊疗发挥过重大影响。

 

专访南京原形艺术中心创建人郭海平:直面精神的原形

郭海平近照

著名心理学家荣格曾说:人人都疯狂,不疯是另一种形式的疯狂。

对于其他人来说,精神病艺术教会我们靠直觉去看艺术。我们今天的艺术太经验化、专业化、知识化,弄得大家在它面前都不自信。好的艺术是不要懂的,你一听一看就有感觉,就明白了。精神病人们创作完全是凭直觉,他没有任何世俗的经验,就凭着天性去看,去画。看这样的艺术品没有任何障碍,好就是好,有感觉就是有感觉。不过,在今天,即使眼前出现好作品,大多数人都会失去自己的判断,他们要在世俗世界里去找专家,很可怜,今天大多数人都失去了自己的天性,好就好在在精神病人那里还能找到。

郭海平说:我的目标就是要让病人的真实现象、他们的作品被大多数人所接受,你把我的做法定义为宣传也好、炒作也好,我认为只要能实现这个目标,怎么说都不重要,都无所谓。关键看结果,是不是?

编辑:admin

编辑:李洪雷

记者:作品卖出后,所得收入怎么支配?

而郭海平更大的期待是,借由对精神病人艺术的探究,我们对待精神病人的态度和观念也许会发生一些改变,如宽容、理解和尊重他们,并肯定非理性的存在价值和意义。

郭海平:中国精神病人艺术创作生态亟待改善

而未来,郭海平更大的期待是,借由对精神病人艺术的探讨,我们对待精神病人的态度和观念也许会发生一些改变,如宽容、理解和尊重他们,并肯定非理性的存在价值和意义。原生艺术非常纯净,它是我们的一面镜子,让我们发现艺术的初衷是什么,艺术应该是为人的心灵服务的,是保护人的心灵的一种手段。但是艺术发展到今天,已经出现了一种异化,成为了商业、政治、道德等世俗目的服务的一种手段。从广义的角度来讲,原生艺术的目的就是还原艺术的最原始功能,让它为人的心灵自由服务。

 

南京原形艺术中心是我国第一家以挖掘、收藏、研究和推广精神病人艺术为主的非营利性专业机构。精神病人艺术的研究,在西方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而在中国才刚刚起步。用郭海平的话说,这个机构的成立标志着一个被长期忽略和遮蔽的精神原形开始进入中国公众的视野,它们将给我们这个社会带来重要的启示。建这个艺术中心最大的意义,就是第一次在中国打开本土研究的大门。希望艺术界、医学界都能正视它,不带偏见地看待非理性的姿态。给非理性、疯癫一个平台、一个平等的机会。

2009年2月15日,《精神病院的艺术梦旅人》,《城市画报》报道郭海平和他创办的南京祖堂山精神病院艺术病房。

为了揭示精神和艺术之间的关系,郭海平做了许多尝试,这其中就包括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就开始从事多年的心理咨询工作。精神疾病与艺术创作之间这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一直吸引着我,在疯狂和天才之间的确存在着某种神秘的联系,疯子与天才只有一线之隔,像凡高、蒙克、贝多芬、莫扎特、康德、尼采、伍尔夫在我的经验中似乎只有那些极富智慧、对事物极为敏感的人,只有那些不甘平庸、喜欢在自己精神世界里沉醉和畅游的人,才最容易与现实发生冲突,并在心理上留下障碍,久而久之,他们的心理上便形成了某种错乱的病态表现。

郭海平:将来我们会参照国际模式代理他们的作品,一旦有经济回报,直接回馈给病人本人或者监护人,用于改善他们的生活与治疗,比如用副作用较小精神药物,因为眼下大部分病人使用的药物副作用较大,病人的精神世界基本被忽略了;另一部分用于推广病人的作品和中心的发展。病人创作,需要一个独立的、无干扰的空间,这需要大量综合的投入。可是现在医院都超负荷运作,这些几乎不可能。我们以后会试着接一些病人来“原形”驻场创作,为他们提供一个相对安静、独立的创作空间。当然,卖画更重的目的还是减缓他们在现实中的生存压力和体现他们的社会存在价值感。

编辑:admin

48岁的郭海平终于实现了3年前的心愿。这两个月,他频繁地穿越长江,去往南京的江心洲岛,那里种植着他用了5年才艰难栽下的种子。这个去年成立在孤岛上的原形艺术中心,是郭海平的新根据地。

在郭海平看来,疯并不是病,而是人精神的一种自然状态。或许只有疯子才能抛去社会给我们的枷锁,让自己心灵获得自由和解放。很多病人发病的时候,他的状态非常幸福和开心,而且这种幸福是一尘不染,没有任何世俗的干扰的。而社会现实是不能接受人的疯狂幸福的,即使你对他人没有任何妨碍。所以现实中有那么多人都在无止尽地压抑自己,就是为了得到社会承认,这个代价对于今天中国人来说实在是太大了。所以我看到那些光鲜的外表不觉得幸福,反而会觉得悲哀,因为人的生活品质高低关键是看他的内心,而不是外表。

 

我们过去都习惯说艺术家和精神病人只有一步之遥,都是属于同类,我特别想了解就是精神病人和艺术家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少。

南京中国首个精神病人艺术中心迎来首批画家

梵高说我越是神智分裂,越是虚弱,越是能进入一种艺术的境界。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