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屈原《九歌》中云中君与大司命两位神话人物为题的创作,这是目前有关收藏机构傅抱石绘画收藏的一般状况

图片 8

傅益瑶是我国著名绘画大师傅抱石的女儿,幼承庭训,从小就看父亲作画,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古典文学专业毕业后,在江苏基层教书时,开始学习绘画,受到郭沫若、吴作人等先生的称赞,有“山水逼似乃翁”之誉。1978年东渡扶桑,以弘扬水墨画为己任,身体力行,专注于水墨画创作,在佛教障壁画方面有较高的建树,并以日本民俗文化民间祭的创作而享誉日本朝野,曾获日本最高美术评论奖“伦雅赏”和“神道文化奖”。

图片 1

说到近现代端午题材的绘画,傅抱石笔下的屈原让人印象深刻。在傅抱石之女傅益瑶看来,这缘于她父亲的家国情怀与对中国文人精神的理解。

图片 2

图片 3

 

左壁观图,右壁观史;有酒学仙,无酒学佛。南京傅厚岗高坡之上的傅抱石故居,客厅悬挂着这样一副对联。

据悉,东京奥运会执行委员会日前公布了奥运文化支援工程名单,傅益瑶的日本祭主题画展入选。将在日本举行的“傅益瑶日本祭绘画作品大展”共展出傅益瑶20多年来创作的日本节庆主题绘画近百幅,其中也包括表达中国传统节日的作品《端午颂》,借鉴了乐府体诗歌的叙事手法,表现了从屈原发端,到丢粽子、划龙舟、涂雄黄等端午场景,全景式呈现了端午节庆丰富的内容。

▲傅抱石 水木清华之居图 轴 纸本 水墨 1932年 135.554cm
日本武藏野美术大学美术资料图书馆藏

佳士得香港于11月28日下午16:30举槌千秋名韵孔祥熙家族旧藏傅抱石《琵琶行》单一拍品专题拍卖中,傅抱石创作于1945年的《琵琶行》以1.8亿港元落槌,以2.04亿港元成交。

图片 4

傅抱石 云中君和大司命 114315cm 设色纸本 1954年

说到端午,傅抱石所创作的屈原形象深入人心,也有学者认为傅抱石的《屈原》和横山大观有些许联系。

傅抱石一生创作了数以千计的绘画、书法、篆刻作品,撰述了数百万字的美术史著作、研究文章。据不完全统计,傅抱石一生创作精品约2000余幅,印章3000余枚,美术史专著及研究文章200余万字。他的绘画作品留存大陆部分约占三分之二左右,流散海外约占三分之一左右。

傅抱石 《琵琶行》立轴镜框
设色纸本题识:乙酉惊蛰前二日蜀中写,傅抱石。钤印:抱石之印、抱石得心之作、踪迹大化来源:孔祥熙家族旧藏着录:叶宗镐编,《傅抱石年谱》,上海书画出版社,2012年12月,第144页。113
x 66 cm.1945年作成交价:HKD 204,850,000

 

去年北京保利春拍近现代书画夜场,傅抱石巨制《云中君和大司命》以1.6亿元起拍,经超过6分钟的竞价,由场外买家通过电话竞得,最终以2亿元人民币落槌,按照15%的佣金计算,最终成交价为2.3亿人民币,创2016年度中国近现代书画全球拍卖纪录,同时追平2011年傅抱石《毛主席诗意册页》在北京翰海创造的2.3亿元拍卖纪录。

事实上,傅抱石的楚辞系列创作与郭沫若启发有一定关系,据相关记载,抗战时期二人都住在重庆金刚坡下,交往甚密。1942年,抗日战争进入了最艰难的对峙阶段,郭沫若为了鼓舞民众的抗战信心,创作出五幕历史剧《屈原》,在重庆激起强烈反响。傅抱石深受鼓舞,提笔创作了壬午《屈原》。同年6月,傅抱石创作了《屈子行吟图》,郭沫若称这幅画和历史剧《屈原》有异曲同工之妙,并为此画赋诗,成为一时的美谈。《屈子行吟图》作于1944年,和之前的壬午《屈原》有同工之妙。画中屈原身着长袍,蓄发长髯,腰佩宝剑,缓步行吟于泽畔,神情低落,但右手正欲握宝剑之状,又显出一种坚韧不屈。人物以圆润、纤细、绵长的线条绘出,面部深情精确而生动,衣纹飘逸,发须以散锋重墨画出。岸边杂草和水上波浪以“抱石皴”皴擦而成,一些杂草直接以中锋画出,力透纸背,充满动感。整体既反映出屈原在江边徘徊时的复杂情绪,亦折射出画家在战乱中的愤慨和忧虑。

▲傅抱石 西陵峡 中国美术馆藏 1960年

《琵琶行》创作于1945年,是傅抱石人物画、诗意画全盛时期的杰出代表作。其创作题材来源于中唐诗人白居易脍炙人口的名篇《琵琶行》。画中傅抱石营造对角呼应的缜密构图,以精妙的笔法和对光影的巧妙运用,将造型和色调完美融合。画中枫树枝叶繁茂,笔触咨意豪迈;人物神情丰富,刻画入木三分,画家尽将同是天涯沦落人的哀愁情绪表现的淋漓尽致,宛如寒夜中传来的人间可哀之曲,由此创造出一种既纵横挥洒、无所拘束,又鲜艳精工、高古典雅的人物画新面貌。此作由孔祥熙家族珍藏六十馀载,秘不示人,甫一面世,震动艺坛,可比肩博物馆中所藏最精者,实为傅抱石人物画创作的巅峰之作。

1963年傅抱石一家的全家福

傅抱石、关山月《江山如此多娇》 1959年作 人民大会堂藏

图片 5

傅抱石创作的作品在生前即通过各种途径流散于世界各地,经过多年的流布聚散,主要的作品基本上为一些美术机构和文博单位收藏。中国大陆收藏比较集中的机构主要有:北京故宫博物院、南京博物院、傅抱石纪念馆、中国美术馆、江苏省国画院、郭沫若纪念馆、重庆市博物馆、南京市太平天国历史博物馆、广东省博物馆、上海博物馆、旅顺博物馆、江西省博物馆、辽宁省博物馆、江西省新余博物馆、南京师范大学美术学院、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中国国际贸易总公司、杭州西泠印社、上海朵云轩、北京荣宝斋、南京文物商店、南京十竹斋、清华大学美术学院、西安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鲁迅美术学院、天津工艺美术学院、成都杜甫草堂、南京莫愁湖公园、江西省新余市文化馆等单位;中国港台地区主要收藏机构有:台北故宫博物院、台北鸿禧美术馆等。国外主要收藏机构有:伦敦大英博物馆、瑞士苏黎士博物馆、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捷克国家博物馆、瑞典国家博物馆、日本武藏野美术大学等。此外,法国巴黎、德国法兰克福、慕尼黑、瑞士、加拿大、俄国等的博物馆以及国外一些大学机构也有傅抱石的作品入藏。

佳士得中国书画部国际总监江炳强表示:《琵琶行》曾由孔祥熙家族珍藏六十余载,可谓傅抱石人物画、诗意画全盛时期的杰出代表作。作品构图缜密,人物刻画入木三分,开创了中国近现代人物画高古典雅的崭新面貌,也奠定了傅抱石近现代人物画大家的历史地位。

 

傅抱石是20世纪中国画巨匠,与齐白石并誉为当时画坛南北二石,人民大会堂陈列的《江山如此多娇》便是出自傅抱石笔下。绘于1954年的《云中君和大司命》为横向构图,长3.15米,宽1.14米,创作于1954年。这幅画作是傅抱石根据郭沫若《屈原赋今译》的内容,以屈原《九歌》中云中君与大司命两位神话人物为题的创作,它不仅是傅抱石一生中最为重要的人物画,更在近代美术史中有着极其重要的位置。

横山大观《屈原》

在这些收藏机构中,国内收藏以南京博物院最为集中,数量也最多,且大多是傅抱石代表性的绘画精品,共有382件,其次为傅抱石家属、北京故宫博物院、郭沫若故居纪念馆的收藏堪称翘楚。港台收藏多以私人收藏为主,有些收藏家收藏的作品超过60余幅。国外以日本收藏居多,法国、美国、东南亚等国家的收藏也占有不少的数量。这是目前有关收藏机构傅抱石绘画收藏的一般状况。

晋唐衣冠高古风貌

图片 6

傅抱石

图片 7

国内傅抱石作品流散与收藏

根据中国画的传统论,我是往往喜欢山水云物用元以下的技法,而人物宫观道具,则在南宋以上。

 

傅抱石与罗时慧于南昌

傅抱石《屈原》

傅抱石在早年就以模仿古人作品的才华而知名于南昌地区,曾经创作了不少的绘画作品。由于各种原因,傅抱石这一时期的作品很少见到。但也有一些作品被幸运地保存下来,如南京博物院收藏的《策杖携琴》、《松崖对饮》、《秋林水阁》、《竹下骑驴》即是他25岁时的作品。由于偶然的原因,这4幅作品在南京旧书画市场上出现,被傅抱石本人发现而购藏于家,最终连同其他作品一同捐赠南京博物院。我们从这些早期作品中可以深刻感受到傅抱石早年深湛的传统功力。

傅抱石历史人物画乃抗战入川之后才开始大量出现。他对历史人物题材的兴趣与傅氏身兼画家和艺术史学者的双重身份密不可分。傅氏在二十七岁就写出《中国绘画变迁史纲》,深得徐悲鸿赏识,后在他的支持下赴日留学,继续研习中国美术史。由于傅抱石对历史的浓厚兴趣,因而作品往往保存浓厚的历史气息,早至上古人物,如湘君、湘夫人,战国的屈原,汉代的苏武,魏晋竹林七贤,近至南宋文天祥、清代石涛,无不曾入其人物画中。

1904年10月5日,傅抱石出生于江西南昌一个修伞匠家庭,祖籍江西新余北岗乡樟塘村,父傅聚和是一位修伞匠,1911年入私塾,两年后因家庭窘迫,被迫退学。幸运的是,其家傅得泰修伞铺左侧是刻字铺,右侧是裱画店,这使傅抱石从小得以徜徉其间,耳濡目染,自然对绘画和篆刻发生了兴趣,秉性聪慧的他,七八岁时就从刻字铺师傅那里学会了刻字,时间稍长便心摹手追,开始了最初的艺术涉猎。这期间,傅抱石曾一度在瓷器店当学徒。后来,因裱画师傅和省立师范附小老师之间的关系,后者为他争取到了一个免费入学的资格,使13岁的傅抱石成了附小四年级的学生。17岁,他考入南昌一师美术系,毕业后以考试成绩第一受聘留校当老师。

图片 8

上世纪30年代傅抱石自日本学成回国后,供职南京中央大学,其作品日渐为人们所熟悉、重视、收藏和鉴赏。1936年在南昌举办书画个展,展品116件全部售出。抗战时,傅抱石被迫入川,在重庆度过了难忘的8年岁月,他的作品曾在重庆参加了第二届、第三届全国美术展览会,上世纪40年代初期又先后举办了壬午画展、郭沫若书法、傅抱石国画联展等几次比较重要的画展,这使他名声大震,开始发生全国性的影响,知名度也进一步扩大,因而作品向社会流散的速度也加快。

傅抱石早年在日留学期间虽专攻美术史,但并未放弃绘画创作。《琵琶行》这一主题亦出现在日本近代绘画中。傅抱石留学日本时,相信有机会看到二十世纪初日本风行的历史画作品,其中以横山大观、桥本関雪等人的作品最为典型。后者在1910年曾创作《琵琶行》六折屏风一对(图4)。傅氏当时作为学生,或许会记下此一题材作品,在日后创作构思时成为题材的选择。但二者在具体画面的营造以及技法的使用上却截然不同。与日本画大肆强化色彩、光影的表现而使绘画装饰性十足不同,傅抱石坚守中国画的线条传统,力求刻画表现人物的内心世界,再辅以淡雅色彩,人物形象古朴端庄,女性面容丰腴美丽,画面格调高雅。再加之傅抱石在美术史研究中通过历代的图像材料深入了解古人衣饰,将之应用在人物画创作中,所创作出的人物大多晋唐衣冠,极富高古气息。傅抱石自己也指出,根据中国画的传统论,我是往往喜欢山水云物用元以下的技法,而人物宫观道具,则在南宋以上。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