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祖皇帝焦虑自己是不是有点天怒人怨,于谦厉声说

图片 3

111.于谦保卫北京城

111.于谦保卫北京城

于谦(公元1398-1457年),明朝军事家和民族英雄。字廷益,号节庵,钱塘(今浙江杭州)
人。1421年进士。宣德初授御史,为官清廉。巡抚山西、河南,锐意兴革,在各州县设平准仓,调节粮价,赈济贫苦,兴修水利,深得民心。1449年瓦剌也先率军大举南下,明英宗在宦官王振挟持下亲征,在土木堡(今河北怀来东)大败被俘,京师大震,史称“土木之变”。时英宗弟郕王朱祁钰监国,于谦力排南迁之议,拥立朱祁钰为帝(即景帝),整饬兵备,首创团营建制,选拔精兵,分营团操。亲自督战,取得了北京保卫战的胜利。夺门之变英宗复辟,以“意欲谋逆罪”
杀于谦。抄家时“家无余资。萧然仅书籍耳”。 后复官赐祭,追谥“肃愍”,
改谥“忠肃”,
有《忠肃集》传世。于谦曾经写下充满豪气的《石灰吟》:“千锤万击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身碎骨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托物言志,通过赞美石灰,表达了自己不怕艰险、勇于牺牲的大无畏精神和为人清白正直的崇高志向。

国士无双。
图片 1

建府开衙,起居八座,威风凛凛,大义刚骨。不仅威,还很清,言行也一致。留下几首乾坤浩荡的咏物诗。

古往今来,从来都是文死谏,武死战,但是明朝真是一个神奇的朝代,每到关键的时候,武将总是消失得无影无踪,除了朱元璋开国时手底下那一群猛将和朱棣之外,后来再难有拿得出手的名将。

一个月后,瓦剌大军带着俘虏明英宗来到城外。瓦剌大军一开始并不想和明军硬磕。毕竟远道而来,又兵力有限。他们的如意算盘是借着手上有明英宗这个优质俘虏,瓦剌大军可以在大明的土地上肆意横行,同时不断敲诈勒索明王朝,真正掐住明朝的咽喉。可惜,瓦剌的那点心思早给明朝看破,大臣们改请皇太后立朱祁钰为新国君。但朱祁钰却再三推辞,不肯就位,一是割舍不了兄弟之情,另外一个也是非常时期。这时又是于谦挺身而出“臣等诚忧国家,非为私计!”这句话字如千金,从正直的于谦口中说出,朱祁钰同意了,正式即大明皇帝位,年号景泰,尊明英宗为太上皇。

单凭这一点,于谦就当得起生前死后的圣名。

可怜两袖清风的于谦,身死之日无家可抄。土木堡之变后,他就很少回家,身患有痰疾住在值班的宿舍,誓不与蒙古共存。家无余财,只有御赐之物锁在正屋。于谦不辩不喊,死的那天,京城满天阴霾密布,为他送行。

正月二十三日,于谦被押往崇文门外斩首。

当时京师最有战斗力的部队、精锐的骑兵都已在土木堡失陷,剩下疲惫的士卒不到十万,人心惶惶,朝廷上下都没有坚定的信心。于谦请郕王调南北两京、河南的备操军,山东和南京沿海的备倭军,江北和北京所属各府的运粮军,立即奔赴顺天府,依次经营筹画部署,人心遂稍稍安定。随后,于谦升任兵部尚书,全权负责筹划京师防御。明军以最快的速度集结完毕,等待瓦剌大军的到来。

我觉得你对不起于谦,就像不明历史人物的我,从课本上学来的浅薄的历史,强行套在印象里的历史人物,模糊甚至扭曲了他们本来的面貌。我现在越来越深感,我是对不起他们的。

当时,这是一个真正站在大局考虑的权宜之计。皇帝被俘,骇人听闻,朝局动荡,暗流纷纷,而太子朱见深还只有几岁而已。出于公心的于谦考虑到,已是成年的朱祁钰更有利于迅速稳定朝局,天下共安,以攘外敌。

朱元璋去世那一年,于谦出生。他入仕以后,官场依旧是污浊秽气,可是在这样乌烟瘴气的环境下,他始终廉洁奉公,兢兢业业。论能力,他三十出头就已官居兵部侍郎,论胆魄,他兵临城下而毫无惧色,论成就,他为大明续命二百年,论品德,他两袖清风去,清白在人间。

图片 2

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从事功讲,他救了整个帝国。往大义说,他救了无数的百姓。

以过弃功者损。

仅仅过了八年,北京保卫战牺牲的将士尸骨尚未寒透,城墙上的鲜血还隐约可见,而拯救者于谦,就这样为奸臣所害。

1449年七月,瓦剌也先大举进犯,太监王振怂恿明英宗亲征。于谦和兵部尚书邝埜极力劝谏,但明英宗不听。邝埜跟随明英宗管理军队,留于谦主持兵部的工作。待到英宗在土木堡被俘,消息传到京城之后,朝廷上下一片混乱。此时,代理主持朝政的是明英宗的亲弟弟郕王朱祁钰。大臣们之前一直受到宦官王振及其爪牙们的欺压,早就是敢怒不敢言,罪魁祸首宦官王振已经在土木堡中被乱军打死,但爪牙还在。大臣们在活生生的打死了他的两名心腹爪牙之后,要求朱祁钰下令诛杀王振全族,并立即清算其爪牙。大臣们群情激愤,场面一度陷入失控中,可伶朱祁钰之前哪里有见过这种场面。这时混乱之中的于谦站了出来,他一把抓住了朱祁钰的手臂,劝道“马顺等人罪该诛死,请不要追罪于各位大臣”。惊慌失措的朱祁钰马上明白过来,他迅速的将于谦的意思重复了一遍。混乱中的这句话,无疑是一颗定心丸,场面慢慢冷静了下来,局面暂时得到了控制。

当年明月这么评价说:其实于谦并不需要皇帝的所谓嘉许,因为这些所谓的天子似乎并没有评价于谦的资格。明英宗之前有过无数的皇帝,在他之后还会有很多,而于谦是独一无二的。

“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咏石灰》”“凿开混沌得乌金,蓄藏阳和意最深。爝火燃回春浩浩,洪炉照破夜沉沉。鼎彝元赖生成力,铁石犹存死后心。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咏煤炭》”

明孝宗弘治二年,采纳了给事中孙需的意见,追赠于谦为特进光禄大夫、柱国、太傅,谥号肃愍,赐在墓建祠堂,题为“旌功”,由地方有关部门年节拜祭。万历十八年,改谥为忠肃。

于谦是明朝唯一一个达到,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人,也做到了君为轻,社稷为重。他的存在,让明王朝的国祚延长了近200年。于谦的一生可以用他在保卫北京的时候做的《石灰吟》来概括。

至于楼主所问的老百姓为什么认为他是一个忠臣,一个好人,因为他指挥指导了著名的保卫北京之战,让城里的百姓免受屠戮之灾。

土木堡之变后,英宗朱祁镇陷敌。已成国家股肱的于谦,拥立英宗之弟代宗朱祁钰,计划将来还政英宗太子朱见深。

天下冤之。

图片 3

回答:

“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这个人确实忠且正。但他忠的不是某个人,而是皇权局限下的天下。这也为他的杀身之祸,埋下了祸根

粉身碎骨全不怕,

1398年5月13日,于谦出生于杭州府钱塘县太平里(今浙江省杭州市上城区祠堂巷)。祖居考城(今河南省民权县程庄镇于庄村)。于谦的曾祖父于九思任杭州路大总管,遂迁居杭州钱塘县太平里,故史载于谦为浙江钱塘人。祖父于文明洪武年间任工部主事,父亲于彦昭隐居家乡钱塘不仕。于谦少年时期即刻苦读书,志向高远。他敬佩仰慕文天祥的气节,悬文天祥像于座位之侧,几十年如一日。七岁时,有个和尚惊奇于他的相貌,说:“这是将来拯救时局的宰相。”八岁时,他穿着红色衣服,骑马玩耍。邻家老者觉得很有趣,戏弄他说:“红孩儿,骑黑马游街。”于谦应声而答:“赤帝子,斩白蛇当道。”下联不仅工整,而且还显露出他非同寻常的气势。永乐十九年,于谦考取辛丑科进士,从此踏上仕途。

问题:成祖皇帝焦虑自己是不是有点天怒人怨,于谦厉声说。明英宗下令斩杀于谦,可为什么当时的百姓却认为于谦是爱国忠君之士?

于谦的公心,也正体现在这里。他在平定蒙古之后,并没有拥功自傲,继续兢兢业业,居然不顾个人安危,迎回了英宗朱祁镇。

是的。他不曾在校场反复操练过,也不曾在边疆浴血厮杀过,更不曾在战场上踏着累累白骨磨练成令敌人闻风丧胆的一个传说。在那场战斗以前,他只是朝堂之上一介文官,没有战斗经历,什么都没有,唯一所能倚仗的,就是自己多年以来钻研的兵法知识和在兵部就职的一些理论经验。

明孝宗弘治二年,采纳了给事中孙需的意见,追赠于谦为特进光禄大夫、柱国、太傅,谥号肃愍,赐在墓建祠堂,题为“旌功”,由地方有关部门年节拜祭。万历十八年,改谥为忠肃。杭州、河南、山西都是历代奉拜祭祀不止。乾隆十六年,乾隆帝南巡,题写匾额“丹心抗节”。

于谦被杀以后,抄家的人发现于谦很清贫。”只有正屋关锁得严严实实。打开来看,只有朱祁钰赐给的蟒袍、剑器。”

复位当日,他就犹豫着听从与于谦有隙的石亨徐有贞的建议,逮捕兵部尚书于谦,五日后以谋逆罪处死。朱祁镇在蒙古为质吃尽苦头,从来没有屈服过,他会屈服徐有贞石亨的逼宫吗?不会。更大的原因,是以小过弃大功,以个人私怨弃家国大功。造成一桩千古奇冤。

读完于谦再读此诗,才发现这确是他一生最真实的写照。他千锤万凿,他烈火焚烧,他粉身碎骨,但他一身清白,两袖清风,足以名垂千古。

谈判开始了,一开始还不清楚他们手中的重要人质明英宗已经变成太上皇朱祁镇先生,瓦剌大军要求明朝派大使接回人质明英宗,索要金帛无数,并制定要于谦等人入营谈判。明朝同意迎回明英宗,可以象征性的给点赏赐,但其余条件拒绝答应。瓦剌很失望,谈判破裂,两军城外开战。于谦指挥下的明军,与瓦剌军血拼了五日,他们寸土必争,后面陆续有各地勤王部队赶来,形势已对瓦剌不利,他们只好拥着太上皇朱祁镇撤出关外,京城守卫战以明军获胜告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